厨房装修

吴长江回归只剩程序施耐德离开仍存争议

2021-07-23 18:16:20 来源: 三明家居网

吴长江“回归”只剩“程序” 施耐德“离开”仍存争议

关键词:吴长江 家居照明 雷士照明 雷士照明有高管透露 吴长江“回归”只剩“程序”。

此前独家披露的“雷士照明本周内出谈判结果”成为事实。昨日,记者从雷士照明高管处获悉,在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的重压之下,施耐德终于“妥协”。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希望创始人吴长江回归,雷士照明重回正常运营轨道”,而被认为施耐德派驻的高管、现任雷士CEO张开鹏“也表明愿意离开雷士照明,平息雷士员工与投资方的争议”,另外两位带有施耐德背景的高管副总裁李瑞和海外业务总经理李新宇虽未有明确表态,但李瑞办公室昨日被员工“围攻”,李新宇亦被传出正在办理退租公司住房,施耐德全面退出雷士管理层似乎已无多大悬念。

雷士照明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昨晚向本报记者透露,施耐德方面认为,从未计划干涉、控制雷士照明,其只是雷士照明的战略投资方,施耐德方面拥护吴长江回归。

施耐德方面认为,张开鹏进入雷士照明是在离开施耐德以后,经雷士董事会面试通过,与施耐德并无直接联系。这位高管称,张开鹏已表明愿意离开雷士照明,平息雷士员工与投资方的争议。

复牌未果或因协商谈妥

雷士照明昨日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分销商和供应商提出多项要求,包括要吴长江被重选为公司董事长及执行董事、雷士现有的管理层团队的某些成员应该更换。分销商和供应商表明,如果董事会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在目前已经采取的“不利行动”中,包括雷士两处工厂及重庆办事处的员工罢工以及部分分销商中止订单。

分析指出,正是各方给施耐德施加的上述压力,施耐德才不得不最后接受“吴长江回归,施耐德退出管理层”的方案。

雷士照明昨日向联交所申请下午复牌,但最终继续停牌,“直至另行通告为止”。雷士照明昨日晚间又发公告称,公司股份将继续暂停买卖,“以待刊发其他股价敏感资料之公告”。

一位消息人士认为,雷士复牌“未果”,当中极有可能就是因为各方就施耐德退出管理层达成了共识。

本报此前曾独家披露吴长江、阎焱和朱海三人进行了紧密磋商,并预计本周内就会达成协议。权威消息人士昨日告诉本报记者,三人于昨日又进行了沟通,目前吴长江与阎焱之间的分歧已不大,吴长江回归只剩下程序的问题,而施耐德最后妥协也让沸沸扬扬的“折中方案”彻底作古。

此前,在业界广为流传的“折中方案”中,“吴长江回归,施耐德留下”是核心要点。但雷士照明运营中心某高管昨日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本不可能存在折中方案”,“全部员工不会认可这一方案”,他认为现在留下施耐德的高管,会为公司接下来的经营造成“隐患”。

昨日,张开鹏、李瑞的办公室均被员工堵住,在张开鹏办公室门口贴的一份“敦促书”上,员工要求张开鹏立即离开雷士。

而另一位施耐德系的高管李新宇也被传出在作离职的准备。记者从可靠消息渠道获悉,李新宇的秘书本周一已开始咨询办理退租公司住房的手续。李新宇昨日回应本报称目前他还在使用公司安排的房子,暂时没有退租。不过他并未回应是否在下半年续租公司安排的住房。

施耐德“离开”仍存争议

去年7月,施耐德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雷士照明,斥资12.75亿港元,以每股4.42港元的对价获得雷士照明9.13%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但吴长江辞职之后,新任总裁张开鹏因其施耐德景及阎焱校友身份而被吴长江一方质疑。此后雷士内部一系列人事安排中,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以及来自施耐德的李新宇和李瑞都分管要职。这导致施耐德所受的质疑渐渐超过雷士照明的第二大股东赛富投资,被指为“想吞并雷士的最大阴谋家”。

雷士的一名高管指出,朱海之所以不愿意将派驻雷士的高管撤离,目的就是想掌控雷士的生产经营和销售渠道。

但面对员工的激烈行为,消息人士指出,张开鹏、李瑞和李新宇已没有留任的空间,“留下来也无法继续开展工作”。如果施耐德坚持不退出,员工、经销商和供应商的情绪无法安抚,雷士生产经营无法恢复,结果必然是多方共输。如此背景下,施耐德选择退出,既理智,也无奈毕竟,退出的只是管理人员,股权收益仍得到确保。

装修设计图

简约装修案例

装修风格

装修图片

装修图片

本文标签: